第五百四十四章 大雷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花瓶女配开挂了第五百四十四章 大雷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静山伯府的火起得快,一烧起来便是气势煊赫,分外惊人。www.huanjian.me

  戚明和戚正两个顶门立户的男丁,此时没头没脑地在院子里乱转,下人们也慌作一团。

  杨玉英深吸了口气,顺着火势奔出静山伯府的大门,伸手拔剑,顺着西门街一路劈砍,短短几个呼吸间,左边一间烧了一半的张宅的门房,北边隔街一间酒楼就被她徒手拆得干净,所过之处,林木皆斩断,但凡易燃物品全部清理干净。

  稍稍观测风向,杨玉英就一路向北,又清理了一部分易燃物,叮咛周围人放火,这才三步并作两步,赶回静山伯府,长啸一声,把纷乱的下人集中到眼前,迅速布置任务。

  杨玉英记忆力好,下人们的名字就算记不住,也一口能叫出其最独特的特征,很快把所有下人分为九个小队,分别给每个小队安排任务,打水的,引水的,救火的,救人的,几乎眨眼间乱七八糟的局面就被理顺了许多。

  折腾了一个多时辰,大火终于从被控制,到完全熄灭。

  杨玉英陪着戚明,戚正两兄弟清点了下损失,静山伯府毁掉了三分之二,好在府外损失还在可控制之内。

  再往北不远便是京城书院的学生宿舍,如果让大火蔓延过去,静山伯府便是受害者也要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静山伯戚寻为人机警,火势刚起便匆忙出来,赶去稼穑轩把伯夫人也救下。

  两位少爷不用说,他们两个好歹也正经习武出身,连同两位少夫人都平安无事,林依依和戚芳龄住得离起火点远,早在一出事,就被丫鬟们领着到演武场的凉亭暂坐,除了受到点惊吓,并无大碍。

  唯独壮壮当晚在书房读书困倦,便在书房歇下。

  壮壮年纪虽小,但他是嫡长子之嫡长孙,静山伯府将来的袭爵之人,自幼就受严格教导,待遇自然也高,自他入学,家里就给准备了独属于他的书房,书房里该有的东西一应俱全,光是给他选的伴读就是已有秀才功名和童生功名的,可见家里对他期望之大,休息的床铺被褥自也是全的。

  这孩子年纪虽小,却十分努力,特别争气,像这样休息在书房的时候一个月总有好几日。

  没想到今天就出了事。

  小书房离起火点特别近,眨眼间就是一片火海,照顾他的大丫鬟雅书慌了神,只顾着自己,出门才想起把小少爷给忘了。

  壮壮再聪明,也只是个孩子,腿短脚慢,连下床都困难,见到这等火势,可不就吓懵住,要不是有杨玉英在,必要葬身火海。

  戚明抱着儿子,心中后怕不已,要不是杨玉英不知去了哪里,一时肩部着,他连给表妹跪下磕头的心都有。

  杨玉英四下转了一圈,很快就寻到起火点,火是从戚寻的书房烧起来的,一瞬间爆发,一爆发便是大火,极难熄灭,对方显然用了一种很特别的点火方式。

  这种方式在皇城司的档案室里有一些记载,当年太宗时期,太宗他老人家身边有一支特殊的部队,成员不多,少时不足百人,多时也只几百余,但每个人都身怀绝技,为首的将领尤其擅长火攻之术。

  当年太宗为剿灭太行山匪,这位首领就亲自出马,役使上千只火油鼠攻入山寨,一把火烧了三天三夜。

  当地最强悍的一帮土匪就此被下破了胆子,除了个别窜逃,其余尽数投降,罪大恶极的自然逃不过一死,还有一部分罪不至死的通通被收编。

  杨玉英现在就怀疑,是这种火攻术重见江湖。

  “最近好些古董级别的技术重现,到是个新鲜事。”

  当日那些贼人们使的阵法,也是传闻中失传的阵法,今日火攻术,同样是早就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东西。

  大顺朝历代皇帝算是相对来说比较不错的,几乎没出昏君,大部分皇帝都倾向于走堂皇大道,不喜欢阴诡算计,可这也只是相对来说,身为帝王,身上总免不了要藏有些许隐秘。

  就说皇城司,如今皇城司威名赫赫,在各地的名声虽然神秘又有威慑力,但其实并不算很糟糕,但当时初建,还不是皇帝为了控制臣子,为了自己的权威而建。

  皇城司既是皇帝的耳朵和眼睛,也是他手中的刀,而这把刀,不光是为了扫除外敌,对内也照样很锋利。

  也许,这些本已经消失的人和技能,也是某一任皇帝的隐秘?

  皇城司毕竟是直属皇帝管辖。

  杨玉英溜了一圈,所得刚记录在册,春梅就匆忙而至:“小姐,伯夫人让咱府上的小姐们都去演武场。”

  演武场此时已是人影憧憧,府里所有女眷都集中在凉亭处,梁氏忙前忙后,既伺候伯夫人,又盯着下人们守好门户,别让人趁乱闹事。

  丢点东西到还无妨,万一让歹人趁机混进来掳走家里的姑娘,那可真是要了命。

  刚才听见儿子出事,梁氏差点没死过去,脑子都是木的,直到壮壮被好好地送到她怀里,花着张小脸还兴奋地嘀嘀咕咕,嘻嘻哈哈地说刚刚有多惊险,梁氏才算活过来,活转回来就揪着儿子一通胖揍,头一次下了狠手,疼得壮壮哇哇乱叫。

  此时见到杨玉英,梁氏眼圈一红,连忙挽着她的手把人送到凉亭里坐下,令人端水给她解渴,又取了帕子给她擦脸。

  “如果不是香香,我,我简直都不敢想!”

  杨玉英笑了笑,安慰了梁氏几句,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下凉亭里的人,戚芳龄和林依依神色慌乱,六神无主,远远看着外头烟灰余烬,瑟瑟发抖。

  伯夫人神色极冷硬,脸上竟带出一点凶戾,但只一闪而逝,倏然转头看到芳龄,顿时平和下来,把孩子叫到眼前,伸手细细替她整理凌乱的头发,又令身边的丫头取一碗安神汤。

  “给家里的姑娘们一人喝一碗,仔细别吓到了。”

  梁氏忙应下:“还是母亲想得周到,媳妇到底不经事,一遇上乱子便头晕脑胀的。”

  又说了几句闲话,外头忽然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,不等通禀,直闯进凉亭,来人正是静山伯府的大管家戚五。

  “夫人——”

  戚五一张口,看见几位小姐,顿时收声。

  伯夫人蹙眉:“说。”

  “伯爷被京兆府的人带走了。”

  满凉亭的女眷都愣了下,梁氏手一抖,拎着的点心盒子瞬间落了地,枣泥糕糊到脚面上都没察觉。

  “慌什么!”

  伯夫人冷声道,“家里被火烧成这般,夫君让人带去问几句不是很正常?”

  戚芳龄登时松了口气,拍了下胸口:“也是。不过皇城司的人也忒不长眼,现在家里这般,他们还裹乱。”

  杨玉英不自在的伸手拢了拢头发。

  伯夫人冷静地安排稳重下人,把尚完好的屋舍整理出来,一一安排家里的主子住下。

  “都回去歇着,厨房简单准备些饭食,多熬清肺的汤水,大家都喝一些,老五,你去寻几个大夫过府,给孩子们看一看。”

  “是。”

  一应吩咐妥当,所有人便都散了去。

  这一日间,静山伯府上下都忙忙乱乱的,尤其是到了下午,伯爷还未归,派去打探消息的管家匆匆回来,脸上隐隐带出几分晦涩,一回家就去和伯夫人密谈。

  说是密谈,可外头的消息根本瞒不住,一夕之间,就有传言道——静山伯戚寻竟是伙同山贼劫掠富商的大盗,犯案多达十数起。

  他还涉嫌参与诈骗,就连京城赫赫有名的大商号百宝阁也曾受害。

  此事一传出来,满京城哗然。

  戚家的戚明和戚正连道了好几声句荒唐’!

  “我父断不会如此!”

  其他人家也不太信。

  “怎么可能?静山伯图什么?”

  好好的勋贵之家,家里子孙也上进,为什么要和贼寇搅合到一起?

  可是有人举告,而且人证物证俱全,而且因为一场火灾,静山伯府暴露出一密室。

  京兆府的衙役们拿着条子到了静山伯府,熟门熟路地找到戚寻的书房,从里面打开暗门,把密道团团围住,戚明和戚正才知道自家竟有这种地方。

  密室里有几个账本,还有一叠简单的书信,这些东西都成了证死戚寻的关键。

  虽然还未定案,可静山伯府已是风雨飘摇。

  这天夜里,杨玉英陪戚芳龄坐了好一会儿才回转,在小书房里坐了半个多时辰,她就略有些疲累,随手推开窗户向外观望,夜空中,月华如水,繁星闪烁。

  “太亮了,到真不是个夜探的好日子。”

  杨玉英忽然心念一动,从窗户里滑出去,轻巧地攀上高高的院墙,一跃而出。

  打更的老人经验丰富,影影绰绰能看到一抹影,可他虽然年轻,却是早知什么叫老眼昏花,像这种影,他向来都看不见。

  从京城城东,到城北城南城西,夏志明设的安全屋,共有一十三个,杨玉英都只去扫了一眼就避开,直奔柳国公府挨着陛下那处春晖园的福泽园,直接敲开角门,给守门老人看了印信,杨玉英就堂而皇之地走进去。

  穿过月亮门,走过游廊,路上遇见好几个皇城司的探子。

  这些探子显然认得她,有两个年纪很轻的小探子,一见她本能地便要跑,杨玉英扫了一眼他们足尖拐动的方向,顺势就转弯穿过假山,到西厢房直接推门而入。

  屋门一开,杨玉英轻轻吐出口气:“我还当你死了。”

  墙角一小小铜炉,炉内搁着一碟子百香果,香气氤氲,味道清淡,桌上丢着七八本京城最近时兴的话本,都是些才子佳人一类,桌下还丢着两个小酒罐子,一个已空,另一个到还有半罐酒。

  林官躺在床上,一大团被子被他裹在怀里,眉眼还带惺忪睡意,半趴着探头去看杨玉英,打了个呵欠:“怎找到这儿来的?我还当你得去城西的三月巷,那地方毗邻醉月楼,又挨着食肆一条街,真是美食美酒美人尽有。”

  说到这个,林官还很是有些遗憾。

  杨玉英举步过去,依着床边看他,林官的神色到如常,只是脸色白得透明,嘴唇上连一点血色也无。

  从她进门至今,他只蜷缩在床上,甚是无礼。

  可林官虽然是个率性的,但他其实很有分寸,现在衣冠不整,哪怕是杨玉英,他也不会愿意让漂亮姑娘见到他这样一面。

  杨玉英坐在床头,伸手搭在他的手腕上,触手冰冷,脉搏混乱,时强时弱,像是中毒之兆,她的医术实在平平,但隐约觉得,林官这毒不新,到好像缠绵于骨髓经脉之中已是多年。

  林官终于露出点无奈:“玉英,我一点都不想死,我还年轻,连个女人都没有过。”

  杨玉英愣了下,轻声问:“想解毒,是不是很难?我有一朋友,医术超群……”

  “我知道,那位死而复生的林见竹,林将军。还有那位李道长。”

  林官摇了摇头,“没用,这与其说是毒,不如说是诅咒,从娘胎里带出来的,神医也救不了。”

  杨玉英到不信这个邪。

  他们身具灵气,他们有无数异术,李道长和林见竹都不是一般所谓的神医,她还有个游戏系统,在这个系统中,逆转生死仿佛都是小事。

  凭什么单救不了林官?

  林官却不知杨玉英所想,他放了一大雷:“皇城司的灵药秘药都试过,李道长也去拜求过,全大顺的神医都找过,所有人束手无策,夏志明那厮竟然把脑筋动到太宗的永吉陵去。”

  杨玉英心里咯噔一声,头一次瞠目结舌。

  林官默默转头,看向窗外:“怎么去求一条活路,那是我的事,我和夏志明的确是朋友,我林官一向交游广阔,京城中我喊一声兄弟,有千百人愿意应我,可不代表是我的朋友,就要为我去盗那劳什子永吉陵。”

  杨玉英:“……一旦事发,抄家灭族。”

  其实,她也想去永吉陵看看。

  “先不说皇陵五千护卫,个个身手不凡,就说陵墓内的机关,那也是咱们国内无数能工巧匠花费十数年之久,认真打造,绝对是一等一的精密,没有完整的机关图纸,任凭你身手再高,也是枉送了性命。”

花瓶女配开挂了 https://www.taiwanvod.com/Read/1960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